嘀嗒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史上最强刺客 > 拾柒 唐门(2)

拾柒 唐门(2)(1 / 1)

推荐阅读:

两个盘龙石柱左右各有一联,上联曰:机关算尽暗器显下联曰:毒火侵?33??神通现,已然是将唐门的特色显在联中。

“门主!”徐管事微微躬身,唐北一点了一下头,然后转向身后,分别介绍起新来的两位青年:“这英俊青年,乃是唐门的公子,徐管事应该见过!”

“远之少爷,这经去六年,已经出落得如此风度翩翩,不知少爷可还记得老朽?”老者抚须一笑,笑盈盈的看着高连城。

高连城躬身揖礼,也是面带微笑:“那是自然,人称‘徐铁算’,铁心前辈这六年不见,反倒是身姿越发稳健,这养生之道也堪称了得!”

“这单龙少年,乃是‘天字’商管派来助我唐门一臂之力的!”唐北一又扶手指向飞火,飞火也是躬身揖礼,答道:“小子未有姓名,但有一号‘飞火’,不必在意,称我飞火便好!”

“噢,你就是那天字商馆来人,真是锦上添花。也是一表人才,乃我唐门之幸啊!”徐管事一边面露赞赏之词,一边打量这“天字”商馆的来客,稍顿了一下,“我们是不是见过?”

“有一面之缘,徐管事还能记得,小子甚是高兴!”

“这样一来,来者不都是熟客,就没有约束的道理了,随我来吧!”唐北一一拂袖,步伐稳健,气势昂扬,引着众人向山门走去。

这云梦唐门总坛尽在眼前,拾级而上,直至山门,这别岛前殿尽在眼前。

别岛南侧地势较缓,是一片精石垒砌的广场,广场正中有一小台,似乎是祭祀晨会主持者落脚之处。正对山门百丈乃是议事的大殿,修的琼台楼阁,锦砖玉瓦,正书“会心殿”。两旁各有一偏殿,也是极为精致。

广场四周有流水成河,以飞桥引渡,东西南北各有三座,取九座飞桥,九九归一之意。

广场左右各有三座对称的房屋,但样式竟然不同,正对大殿左手边的房间,菱角分明,颇有阳刚之气,右手边的房间珠圆玉润,形式内敛,也有阴柔之美。

“此处是平日弟子操演,晨练之处,名曰:祈天台。”秦环向飞火介绍道:“若有祭祀,也会在此处进行,左右是门中弟子进修之所,一边是习文养性,也教授医理,主殿称养心殿;一边是习武健身讲学之地,称为武心殿。”

“云梦唐门治门之道,当真与众不同!”飞火感慨道,秦环又接着说道:“前殿和后殿有琉墙相隔,一半是弟子起居之所训练之地和炼器、机关、暗器三房的所在地.西北方位那座‘小别山'依山而建,乃是门主及家眷的起居之所,平日待客也在那里。”

“今日天色已晚,待到明日,我再带二位游历别岛。别岛虽算不上名胜古迹,但也是算是别具一格吧!”

“那我还真要好好看看,虽然这天色已晚,从轮廓来看,别岛格局教以前更加细致了!”高连城恭维唐北一说道:“还是伯父管理有方!”

“只是为人拘谨,喜欢规整罢了!”唐北一抚须一笑:“这后添的建筑,都是年轻人的主意,将来还是要靠你们这样的青年才是!”

跟着唐北一一路走过石桥,又延经一条青石路,穿过题词“别苑”的拱门,绕过一面刻有前朝诗人的诗文《将进酒》的影壁,便到了平日会客的大厅,大厅正中上书一匾额“归心堂”,下面一幅高山流水图,左右各有短联:“君子迟暮,持剑当归”。

至归心堂前,唐北一顿了一下,回首问道一旁的徐管事:“怎么没见两个丫头出来,尤其是青雯那丫头,最耐不住性子,今日来客,怎么不曾出现?”

“门主~”徐管事愕然,然后缓缓答道:“昨日你急回巴陵,雯丫头吵着要跟去,被你一顿训斥,不是赌气把自己关在房里面了吗?雯丫头不出来,菱丫头就更不会独自出来了啊!”

飞火想起那丫头,却微微一笑,即使盘中棋子,也有寻常的模样吧。

“我把这事给忘了!”唐北一稍有懊恼之色,倒也像个寻常父亲,然后转头向高连城和飞火:“也罢,今日你们二位先去客房歇息,饮食起居只需要和下人吩咐便是。明日早点过后,我再安排二位丫头出来,也好带二位游历别岛一番!”

徐管事点了一下头,使唤两个女仆带飞火和高连城去客房休息。

“也好,那就听从伯父安排,小侄先行告退了!”高连城俯首告退,飞火也赶紧行礼示意,赶紧跟了上去。

“秦环,徐管事,你们随我进来!”唐北一目送飞火和高连城去了后院客房,面色又恢复凝重,带着徐铁心和秦环进到了归心堂中。

秦环屏退下人,和徐管事等着唐北一发话,唐北一环视二人,首先发话:“两方的助力已经到了别岛,但有些事情需要和徐管事商议,秦环我也有话要问你!”

“此次巴陵****,江南和北方都派人来我唐门地界意图破坏我们的计划!”唐北一顿了顿,“好在有惊无险,不过若不是高家人心怀叵测,此次我唐门不也不会在门口损失如此之多兵马,还折损了两元精干弟子!”

“门主你的意思是?”徐管事一脸疑惑,“高家不愿助我唐门?”

“至少是没有全力相助的意思!”唐北一厉声道,“早年我与西域高家,不过是生意往来,并无同盟瓜葛,高家如此,也实属正常!”

“不过,早年我与高连城和父亲高宏曾许下口头婚约,此次将姻亲坐实,高家也就没有理由不全力相助了!”

“你是说雯丫头?”徐管事话还未说完,秦环在一旁突然打断,急急的说道:“这高连城心怀叵测,城府极深,青雯师妹跟了他恐怕是要吃亏呀!”

“轮不到你说话,门主自然有他的考虑!”徐管事呵斥道,秦环虽然恼急,却也只得俯首认错:“知道了~”不再搭话。

“江湖儿女,岂能事事如意!”唐北一背过手,却又从门主变回慈父,声音已经是柔和许多:“过几日是雯儿十五岁的生辰,届时安排一个及笄之礼,邀请岳州名流到场,一纸婚书,先把这门亲事定下!”

“我去安排!”徐管事回道,“门主还有何吩咐?”

“这高连城心高气傲,即使姻亲定下,也只能借高家之名,未必能借高家之实!”唐北一缓缓说道:“至于另外一个助力,你们二位有何看法?”

“你是说飞火,感觉没有异心,之前与其攀谈,似个纯净少年!”秦环低头答道,心中还是对唐北一的做法有些不痛快。

“要老朽说的话,功力浅薄,不堪大用!”徐管事一字一句,婉婉道来,一旁的秦环听见,惊的赶紧抬起头,诧异的看着徐管事,“这怎么可能,他不是天机的~”

“两年以前我就见过那少年,当时他的功夫不过在隐元和洞明之间,今日相见,观其气息,最多不过摇光初!”徐管事淡淡说道,一旁的秦环有些不敢相信,那个少年怎么可能这么弱的武艺。

“我也是这么认为的,那少年只有轻功本事还算上乘,气势,身姿,一看就不是高手!”唐北一也是面露疑色,“虽不知道究竟天机为什么会派这样一个助力,不过好在天机行事,重来都是必成,只不过我们使唤这少年人需要小心些了!”

“必要时候,逼天机换助力也是可行的!”徐管事点了点头,一旁的秦环算是听明白怎么回事了,意思是只要前任命使身死,自然会有新的接替。

江湖险恶的道理他自热也懂,可这样一个纯净少年还有那古灵精怪的小师妹,都要为这江湖风雨赴汤蹈火,秦环不禁握紧了拳头。

“这样一来,只要计划顺利进行,获得两方的助力,在龙城之局的胜算就大了许多!”唐北一说道。

“这值得吗!”秦环心中所想,却没有说出口,本来就没有什么值得不值得,天下的权势皆是对等,用这微不足道的“代价”换取进军天下的机会,不是一笔好买卖吗?

“你们先下去吧!”唐北一背过身去,看着堂上匾额若有所想。

秦环和徐管事告退,刚走出堂门,秦环又被徐管事一阵呵斥:“你以为门主不知道高连城居心叵测,就是高家到了巴陵之后传书别岛,门主才急匆匆的从别岛赶去巴陵的!”

“你是说!”

这巴陵的杀戮,竟有一半是这高公子的功劳,为了以防万一,还把唐北一传来,以便见证唐门的实力吗~

“好你个高连城,好你个高家~!”秦环不禁咬牙切齿,却无可奈何,天上的繁星刚刚挂上夜空,却蒙了一层薄云。

最新小说: 魔天门 蓝魔神咒 嫡女策之凤倾天下 刘老实的现代都市生活 侯门春闺 闲散 最糟糕的BUG之神 渡我入魔 海贼王之绝世刀圣 史上最强刺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