嘀嗒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我要做军阀 > 第十一章 伏击

第十一章 伏击(1 / 1)

推荐阅读:

我叫狗娃子,今年十七岁了,出生在个叫做房姥的小山村,本来家里的情况还可以,上有父母,下有弟妹,每年收获的粮食在交齐租子后,就只剩下些还不够果腹的口粮,不过还好,加上一家人做些工倒还勉强能过活。

但一切随着自己被黄老财派出的人抓了丁后,都变了。不知道家里少了我这个主要劳力,该怎么过日子!

以下是我加入麻栗坡民团后,第一次执行任务时的难忘经历。

……

四月一,我们两个班一行22人奉命从麻栗坡驻地出发护送一支由十匹骡马组成的走私马队,走小道去往了河口。准备用一个星期时间,在那里卖掉货物并返回麻栗坡。

这日天气晴朗,气温也很适宜,虽然仍显的有些闷热,但比一般要好上许多。这天是马队踏上征途的第三天,也就是说还有四天,我就可以回到麻栗坡,获得完成任务的奖赏并请一天假,回家看看亲人们了。

这两天每当一想到这,我的心就忍不住“扑通…扑通…”剧烈的跳动起来,思绪更是早以飞到了家里院子中的鸡笼上。不知道今年母亲能养活几只小鸡。

“哎嗨嗨,山梁梁上跑白马马哩,炕台台上睡尕妹妹哩,马儿下了个骡驹子哟,尕妹妹生下个狼羔子嗷呵嗨……”

“狗R的,驴倌一大早就号丧呢,狗娃子,去前面告诉他,再嚎那骚曲老子就把他的狗嘴给撕烂。”

连长怒火中烧地指派我去制止驴倌吼骚曲,扰人清静。

“是!”我背好还是以前老湘军时期的鸟枪,快步抄到队伍前面,隔着十来米的距离摇指着一个黑黑瘦瘦的中年驴倌,放开喉咙笑骂道:“驴倌,别再嚎了,再嚎我们连长可要撕你人了!”

驴倌不是本地人,乃一年多前,带着一个傻傻的婆娘,不知道从那个疙瘩角落流落到麻栗坡的。

驴倌没有理会我,仍然在那自顾自的高声唱着他那宛如狼嚎一般的山歌:“哎嗨嗨,穷人穷到肚子里,喝口凉水充饥哩,光棍光到心里头,搂着枕头当婆姨哩……”

我一脸气愤的来到驴倌身后,这时马帮的人马已经走到了一处下坡处。

先叫了他一声,可他到好,愣是假装没发现我,于是我便抬腿冲着他的屁股准备给他一脚,打算好好提醒提醒他。结果,还没等我的这脚踢出去,他猛然一下回身,伸手想抓我的腿脚,我当然知道他的那一套,只要抓住我的腿脚猛力上一掀,我便会摔的四仰八叉,非常难堪。

“哈哈……小子,你还嫩着呢!想踢我,记得下辈子在我前边投胎。”

“啊!”嘲讽的话尚且没有说完,便听驴倌怪叫一声。

还好,我及时收回踢出的腿,避开了驴倌的手,他捞了一个空,身子趔趄一下,从大开的怀里掉出了一个大大的白面馒头,顺着坡道朝下滚去。

“娘的。”叫骂一声,驴倌连忙倾身追了上去。

“哈哈哈哈。。”一旁的人,看到驴倌害人不成反到失了把米,大都讥笑了起来。

“老驴倌,你这是怎么了,连个小娃娃都搞不定,是不是上次回去被你家婆娘掏空了,到现在都还没恢复过来呀!”

嘿嘿嘿嘿!我也忍不住,跟着起哄的人们憨笑了起来。

嘣。。。

一声清脆的枪响,打断了嬉笑着的人们。

怎么回事?

我走了两步,顺着倾斜的坡道看去,见到的情景把我给吓蒙了。

我想下去看看,又想跑回去叫人,可是我的腿软得像二娘擀的面条,撑不起身子。我麻木了一样趴在崖畔上呆呆望着,坡下面驴倌那没了脑袋的身子。

驴倌趴在那里,姿势很别扭,一只胳膊伸展到脑袋上指着正前方,另一只胳膊却压在腹下,活像手里拿了什么东西怕人看见。一条腿伸得笔直,一条腿裂到了肚子旁边,像只剩下一条腿的蛤蟆。我晃晃脑袋,揉揉眼睛,希望眼前发生的事情只是幻觉,或者只是我无数个噩梦中的一个。

当我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时候,四周枪声已经密集的响了起来。当时,只感到身后有人一挤,我便一头栽入了一旁一个一人多高的坑内,身体刹那的腾空后头地相碰,接着头一歪,我便失去知觉晕了过去。

战火纷飞,硝烟弥漫,几十头骡马的嘶叫夹杂着人嚎,编织出一曲别样的乱世乐章。

在事先埋伏好的不知名的高地上。

“大人,敌人已经乱了,节约子弹,让队伍开始冲锋吧!”一脸稳重的李青山向倪瑞建议道。

“好……记得让大家喊口号,尽量多抓俘虏!”倪瑞非常清楚这个时代中国士兵的战斗意志,所以本着[人命关天]的现代思想,他特意叮嘱道。

此时,埋伏圈内的战斗已经进行了大约十来分钟,因为占据着地势和伏击之利,马关民团的士兵们,只管闷头按照新学会的放枪步骤一阵乱枪,便打的被袭的黄熊走私马队和其护卫乱成了一锅粥。

“砰…砰…哒……”枪声如雷,弹幕如雨,在枪声弹幕构成的人工[雷雨]下,山岭小道和路旁的沟林之间,俨然变成了一处人间地狱。到处都是散乱的走私队及其护卫人员。

“啊……”他们发出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嚎叫声,躲藏在所有能够藏身的物体后面,祈祷着死神不要降临在自己身上。

“她奶奶D,都给老子把枪举起来,一起朝上面打……”

只有少量有责任心的军官及一些穷凶极恶的士兵,还再尝试着反击,妄图以他们的英勇来稳住慌乱无措,溃亡在即的大部队。

“一连,负责火力掩护,其他人跟我一起喊[交枪不杀,我们优待俘虏!],冲啊!”李青山一马当先,站在队伍前面,昂然挺立犹如一面战旗。

小范围的努力注定是无法挽救大局的,在一边倒的优势下,伴随着冲锋部队发出的震天口号“交枪不杀,我们优待俘虏!”,十之八九的黄熊走私队及护卫人员都痛快的缴了枪。而那些仍然聚团顽抗的人,则被包围起来毫不犹豫的予以彻底的消灭。

“砰……”伴随着又一声枪响,伏击战场上的枪声消弭怠尽。除了天空中的硝烟和几个伤员的哀号,一切似乎又回到了交战之前。

战斗全部完全结束后,倪瑞视察了一遍战场,慰问了一下己方的伤员,向他们允诺一定会给予医治,并保证就算将来留下残疾也会想办法给他们一口饭吃。

三三两两的马关民团士兵按照编制,迅速打扫着战场,俘虏,枪械,以及最重要的烟土,全都迅速被整理妥当,由一连负责押送经由几条迷惑他人眼球的小道,绕道回往马关。

一连由梁兴国带队走后,倪瑞又让三连四连的人开始四处清除己方遗留下来的痕迹,并伪造出土匪作案的痕迹以迷惑黄熊将来的侦察。

做完这一切的战场善后工作,倪瑞和李青山一起站在一处视野不错的山梁上,再次审视整个伏击战场,确认没有犯下任何错误后,便带着部队顺着另一条比较隐蔽的山路向一连追去。

最新小说: 凤绝天下:毒医穿越草包七小姐 唐钱 寒门首辅 总裁PK绵羊妻 / 我家夫君是反王 农家千金媳 经济学的形而上学 邪魅恶少坏坏爱:总裁老公,你有种 我要做军阀 有龙过江